苏轼此二赋姿态闲雅潇洒飘逸

《洞庭春色赋》与《中山松醪赋》,均为苏轼撰并书,此二帖非常显著低体现了苏轼书法书风宽博大度、淋漓酣畅的风格。

前者作於公元1091年冬,後者作於公元1093年,为苏轼晚年所作,苏轼贬往岭南,在途中遇大雨留阻襄邑(今河南睢县),书此二赋述怀。自题云:“绍圣元年(1094)闰四月廿一日将适岭表,遇大雨,留襄邑,书此。”时年已五十九岁。也就是说,若没有900年前那场大雨,我们也看不到如此惊世书法神作。

苏东坡所书二赋原迹几经周折,现藏于辽宁博物院。乾明寺原址现已形成1500亩水面,为中原水城北湖景区水系重要组成部分,名曰“苏子湖”,又称“乾明湖”。

此二赋并後记,为白麻纸接装,纸精墨佳,气色如新,纵28.3厘米,横306.3厘米,前者行书三十二行,二百八十七字;后者行书三十五行,三百一十二字;又有自题十行,八十五字,前後总计六百八十四字,为所见其传世墨迹中字数最多者。

王世贞云:“此不惟以古雅胜,且姿态百出,而结构谨密,无一笔失操纵,当是眉山最上乘。观者毋以墨猪迹之可也。”乾隆曾评:“精气盘郁豪楮间,首尾丽富,信东坡书中所不多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