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蔷薇花语伤感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神秘的传说,——如果你爱的人不再爱你,那么就杀了他,吸食他的血,来生就可以永世不分离。“枫,我们分手吧!”俊朗的声音失去了原本的温柔。“滴答,滴答——”血液在跳动。抑制不了的泪水,停止不了的亲吻。“呜,……枫,够了!”使出最后的力气,想要把他推开,但身体却异常的乏力和燥热。——毒瘾发作了。“彰,怎么到现在还不老实呢?瞧,它已经蠢蠢欲动了!”枫“咯咯”的笑了,眼底划过一丝淡淡的,几乎不易察觉的悲凉。

枫疯狂的索求着彰的每一寸肌肤,最终驻留在那灼热的中心……“啊,恩——”猥亵的声从门缝溜走了,溺死在无尽的黑暗中。夜是如此的美丽,令人销魂。渐渐发白的山顶,有点亮了起来,紫*的云*微细的横在那里。“彰,我们很久没有一起看过日出了。”彰支起上身,点了根*。白*的*圈越来越大,消散在空气之中。“枫,分手吧。”彰捻灭了*头。无情掐住了希望的脖子。“彰,看,那儿的雪还没融化。”顺着枫的指向望去,是灰白的山峦,看不真切。“做最后一天的恋人吧。”平板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彰的心隐隐作痛。穿好衣服拉着彰去采购午餐所需的材料。“彰想吃点什么?”“枫……”“那就做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枫,你的心究竟在想什么呢?唉,算了,终究是要忘记的。枫开启了美酒,红*的液体纷纷溢出。

“彰,为我们最后的午餐干杯。”“枫,忘了我吧!”苦*的笑着,一饮而尽。视线越来越模糊,隐约听见“不可能的……”“彰,为什么你还不明白我呢?让我在好好的看看你。”来回抚摸着他的脸颊。醒来时已是傍晚,夕阳很辉煌的照耀着,可惜,手脚被束缚了。“枫,你这又是何苦呢!”枫把玩着*首,轻轻的来到他身边。“彰,看着我,一定要记着我,找到我,我不会忘记你的。”有如符咒,在彰的耳边反复喃呢着。手微微动了动,剧烈的疼痛,随后是湿湿的,温暖的感觉。枫忘我的笋吸着彰的颈项,嘴角溢出淡淡的红*的液体。“为什么这么傻啊!”枫抬起头,茫然的望着彰,“我爱你,彰……”但后半句始终没有告诉他“所以我要束缚你啊!”彰笑了,也许他犯了个愚蠢的错误,但是他并不后悔。月亮的样子多么奇怪!

像是个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女人,一个死去的女人。你可以想象她是在寻找什么死去的东西。*,有*,——着火了。一缕青*冉冉升起,追逐着风儿飘散。轮回之盘继续转动。依稀记得那古老而又凄美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就这样爱着你,杀死你,吸食着你的血,嗜尝着你的肉。那甜美的味道令我无限怀念。一瞬间,我们融为一体,相互缠绕着,在那铺满玫瑰的火红的海中。你的气息在我耳边萦绕,你的血液在我体内沸腾,*裸的灵魂饥渴的喘息着。夜莺在枝头欢快的舞蹈,修女在耶稣的怀中动情的歌唱,丘比特的情人不知廉耻的在窗外窃笑。这就是爱情,香醇如同琼浆,也许是一场宴会,在那里,所有的心灵全都敞开。

故事精灵在女巫身边待久了,也学会了一点小小的法术。她厌倦了女巫的喋喋不休,趁女巫不注意,偷偷地溜到了森林里。“外面的世界就是不一样啊!”故事精灵发出了一声赞叹。

她往一株三叶草上一跳,三叶草就滔滔不绝地讲起故事来。兔子正在吃草,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坏了,她大叫一声:“妖怪呀!”然后,拔腿就跑。

她又往一棵大树上一跳,大树就大声地讲起故事来。松鼠正在树洞里睡午觉,突然听到屋子周围响起了童话诗朗诵,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呢。可当他意识到这不是梦的时候,吓得赶紧捂住耳朵,惊叫起来:“我的妈呀!”从大树上逃了下来,一溜*不见了。

“谁在叹气?”一只小黑蚁顺着声音找到了树桩前,虽然啥也没看见,不过,她一点儿也不害怕,因为,她听得出那是一个很温和的声音。

可是,一下子上哪儿去找白纸呀?小黄蚁灵机一动,将一片粉红*的蔷薇花瓣铺在了树桩上,恭敬地一抬手,说:“请吧。”

故事精灵往花瓣上一跳,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只见粉红*的花瓣上齐刷刷地出现了一行又一行黑*的小字:

“从前,在蔚蓝的大海边住着一只孤独的北极熊……最后,北极熊再也不孤独了,他和好朋友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没问题。”故事精灵施了一个小魔法。只见刚才的那片花瓣飘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三圈,不一会儿又轻轻地落在了树桩上,上面的字全都变了样。

“有一只机灵的小黑蚁和一只可爱的小黄蚁,她们是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有一天,她们遇到一个故事精灵……最后,故事精灵教给了她们‘变故事’的魔法,从此,美妙的故事一直伴随着她们。”

“太神奇了!这是一个新故事,而且是关于我们的!”两只蚂蚁惊奇地拍手欢呼,连故事精灵在她们头顶转了三圈,把“变故事”的魔法留下后就悄悄飞走了都没有察觉。

就像故事里讲的一样,两只蚂蚁知道了“变故事”的魔法,没有事情做的时候,她们就会在蔷薇花瓣上变出一个又一个有趣的小故事来念给大家听。不过,有一件事故事精灵没有想到,那就是:两只蚂蚁把蔷薇花瓣装订成了一本又一本香香的、精*的蔷薇故事书送给好朋友们,而且,每本书的开头都写着:

傍晚,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蒙蒙细雨,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片淡薄的云雾之中,蔷薇上沾满了一个个晶莹的小水珠,倒映出扭曲不全的天空、高楼。我在雨中驻足,欣赏这花团锦簇的蔷薇,默叹大自然这位优秀画家笔下的良辰美景。夜悄悄降临了,滴滴答答的细雨突然变成了噼里*啦的大雨,我把桌上摊开的英语书推到一旁,站起来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心里不禁为那看起来娇弱、不堪一击的蔷薇担心起来。想必明早再看这蔷薇会是一地狼藉吧!我看了一眼钟,把心思从蔷薇那儿收了回来。

清晨,已是风光菲月,我推开窗户,映入眼帘的是一株残败的月季,满花盆的愁云惨雾,我更加为蔷薇的命运而担心了!急匆匆的向学校赶去,看到的却并不如我所想,地下昨日落下的花瓣犹在,却似乎没有添上什么新的花瓣,我走近她,觉得蔷薇的花瓣似乎微微向里合拢了些,昨日看的一清二楚的菊黄*花芯现在却隐藏在那一层叠一层的花瓣之中了,花瓣的颜*虽比昨日斑驳陆离,却又比昨天的花瓣显出一种娇嫩欲滴;花枝虽比昨日多了些零乱,却又比昨天的花枝更翠绿;花叶虽比昨日显得有些焉头焉脑,却又被水珠衬托出一种晶莹剔透。看到这一幕的我,回头问了一下边上的同学:“雨都没有将蔷薇摧残,可是满地的花瓣是怎么落下的,难道是枯萎了?”同学向我翻了一个白眼,把我拽到一朵铁锈*的花面前“这才是枯萎的蔷薇,花瓣是被人抖落的!”哦,原来是这样。是啊,蔷薇可以通过调整花瓣保护自己不被大雨摧残,但终究逃不出被我们抖动而掉落的命运。不用镜前空有,蔷薇花谢即归来,待明年,蔷薇依旧笑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