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自扫地的女领导被骂惨了

“先洒水,大扫帚扫面上再用小扫帚扣缝。再说两个重点死角,就是涉及交接的地方,比如这个台和这个地面交接的缝,有厚土先用铲子铲掉,剩下小的土薄的用扫帚扫。”

“还有窗户下面和路面交接的地方,土、沙子多的。把这活干到,细致到别人挑不出任何沙粒和尘土。反正咱们最终就是要求没有沙子没有尘土,干净到无以复加。”

小时候,老师教我们如何打扫卫生才能做到最干净,但老师往往只示范一遍,示范完了就把难题留给学生。后来参加工作了,领导说这个工作要怎样怎样,全然不顾难度有多大,也不管员工拿着三千的工资做着三万的活,只知道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下属必须要听从安排。

我们都知道“一尘不染”是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所以这位女领导还要这样要求的意义在哪?就事论事脚踏实地换位思考不好吗?

昨天,当地局的人说这个女干部是当地区政府的。可是当记者打电话到当地区政府时,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区政府的电话既然没人接听,那要这个电话有何用?我们是否可以理解为,当地区政府的人都没有好好待在岗位上?

拿着优厚的待遇,连个电话都懒得接,我们是否能够理解为,区政府这些人都无法胜任岗位?要是真不能胜任,就别占着茅坑不拉屎,换有能力的人上,有能力的人多得是!

不过这里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我们的某些公职部门学“聪明”了:只要我不回应,就可以当不存在,俗称“掩耳盗铃”。

再说回这个女干部的问题,有句话叫“人性最大的恶,就是在自己的权力范围内,最大限度地为难别人。”

自己平时动动嘴皮子就行,环卫工们干着最苦最累的活,拿着最低的工资,现在还要被这样要求,这不就和某些公司里的黑心领导一个样吗?除非清扫后没人走路,不然公共区域不可能没一点沙石。

而且她的这个命令就是故意破坏公共设施,因为露面地砖下面和四周都是用沙子固定的,现在这女领导要求把沙子挑空了就可能导致地砖丧失支撑而东倒西歪,轻则让行人崴脚,重则让老年人摔倒骨折。

另外,这个女干部身上还透露出一股浓烈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作风,这也是我们某些干部的素养,要么啥都不干,要么就光动动嘴。

从她以克论净开始,就是对底层劳动人民的扭曲式看不起,同时也是对标用线量茶杯整不整齐的延续。

要我说,既然她打扫得那么专业,要求得那么细致,何不划一条街给她,不能让她的专业作废,让她去打扫一年,让她好好发挥特长。

要是让环卫工人接受这种工作,那么对等的,领导干部们也应该接受细数和公开从他们手里出去和进来的每一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