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重走中国西北角】新疆阜康:“太阳花”夫妻的公益故事

在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有个爱心公益协会叫“太阳花”,已经成立十年。这十年公益路,有一对夫妻是关键人物,丈夫叫马存喜,妻子叫王荣。2023年7月10日,重走中国西北角阜康小分队,来到马存喜的农场。

见到马存喜时,他正在农场的小路旁站着。个头中等,皮肤被阳光晒得有些红润。一笑起来,眼角便柔和地耷拉下来,显得整个人和蔼、亲切。

马存喜,家住阜康滋泥泉子镇,1992年考上新疆农业大学,专业是花卉栽培管理,1996年毕业后去了乌鲁木齐花木园林所成了一名技术员,2000年,马存喜与同乡镇的王荣结婚,同年育有一子。这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农村青年,本是无限风光的一件事。

可结婚后,父亲的去世让这个家的境况发生改变,马存喜不忍留母亲一人在家,也不想妻子放弃她热爱的工作,他选择自己回乡。

2002年,他毅然从干了6年的事业单位辞职,从事花店经营。他拿着四处借来的钱,在畅岁园广场租了一间房子,开始了艰辛的创业之路。在最苦的日子里,他顾不上吃饭,甚至晚上在花店的地板上过夜。

2013年,王荣工作被调到阜康市上户沟哈萨克族乡牧区幼儿园,这一次,改变两人命运轨迹的齿轮开始转动。

土坯房子,土炉子取暖,用牛粪烧火,午餐只吃馍馍片和烤洋芋这便是2013年牧区幼儿园孩子们的真实生活。王荣和她的同事们看到此景感到非常揪心。

不忍孩子们生活环境如此艰苦,他们决心为孩子做出一点事,每人捐款500元买了些吃的和玩具又去拜访了这个幼儿园,马存喜也在其中。

“玩具、水果糖、月饼这些城里孩子觉得很寻常的东西,牧区幼儿园孩子收到都珍惜极了,每个人都激动地抱住我们,希望我们再来。”马存喜回忆道。

就这样,这些爱心人士便萌生了成立一个公益组织的想法,能够定期回来看看这些孩子,多为他们做一些事。

2016年新疆正式启动学前三年免费双语教育工作,有了自治区给予乡镇的补贴,阜康市每户人家的孩子都能享受免费的幼儿园教育。随着国家政策的完善,现在牧区幼儿园的环境已经大为改善。王荣的工作也在2019年调回了市里,夫妻俩再次团聚。

从幼儿园到初中完全免费,马存喜夫妻用平静的口吻,诉说着阜康市这些年来的变化。抬眼望去,不远处是马存喜精心培育的美人蕉,红色和的花儿在酷热中绽放着。它们的花语是“坚实的未来”。

7个小组、3个小分队、600余人太阳花爱心公益协会成立至今,从一支仅有14个爱心人士的队伍,发展壮大到整个阜康市颇有规模的公益协会。

十年间,太阳花爱心公益协会经常被称赞为民族团结的模范,组织和马存喜个人都获得了许多荣誉。马存喜也从一个成员,发展成了太阳花爱心公益协会党支部和副会长。越来越多光环的加身,让马存喜感觉到一定压力。

“本身干公益就不是为了让自己出名,也不是为了在某方面获得什么东西。”马存喜说,“我把自己事业干好,把自己家庭干好,把我们这个团队抓好,就足矣了。”

马存喜如今的生活,除了经营在阜康市的花店,还要打理城南村的开心农场。农场是他2023年3月刚做起来的,里面种植着各种农作物,有红绿辣椒、黄柿子、豆角、芹菜、茄子等20多种蔬菜和一些花卉,还散养了兔子、公鸡等动物。

马存喜早上6点起来,和家人们一起来到农场,摘菜、过秤、装袋、配送。全家老小起早贪黑,有时连还没上一年级的小儿子都要跟着过来。“一熬就是好几天。”妻子王荣说。连马存喜的母亲也说,他是个“天天就在地里忙活儿的人”。

父亲母亲的言传身教从小就影响了他们的儿子,一家人默契地走上了同一条道路。他的大儿子现在23岁,在郑州上大学,平日也特别喜欢参加社会公益活动。

“对书法、体育活动他都不感兴趣,唯独对公益类的就特别感兴趣,有时候还会给别人说他老爹是阜康市太阳花的。”马存喜生动地向我们描摹道,笑着说,“这一句话,就是我最大的收获。”

现在,马存喜作为太阳花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负责协会志愿活动的策划、协调等等,始终保持着谦虚善良、朴素真诚的初心,为公益事业无私奉献。

“让妈妈觉得这个儿子是个好儿子,没干坏事。让妻子觉得这个丈夫不错,不是天天吃肉喝酒。让儿子觉得佩服,认为这爸爸有爱心,是个好爸爸。这就是我干这工作最大的收获。”马存喜道。

7月12日上午,低饱和度的蓝天上,几片狭长的云远远地飘浮在天际线,仿佛很快就要被高温蒸发。旁边的院落里传来声声羊叫,村民骑着三轮驶入小院。这里就是少数民族聚集村,阜康市城关镇丽阳村。

重走中国西北角阜康线小分队和志愿者一道提了新鲜的蔬菜,跟随着马存喜的脚步来到年近八十的艾山帕萨尔一家。这户有两个高龄老人,家中还有三个小孩。马存喜和其他太阳花志愿者们经常来他们家里帮忙。

据志愿者们介绍,这栋房子是抗震安居房。2004年开始,国家斥资在南疆大规模实施抗震安居工程。新疆是地震多发区,特别是南疆地区以前频发地震,人民居住的土房子不抗震,为了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国家拆除了旧危房,加大建设了一批抗震安居房。后来也推广到了北疆农村。

“当时他们在牧区住毡房,没有电。现在他们住的是平房,没有煤的话给你拉煤,天然气、暖气都通到房子,还有电有水。多好。所以我们就是把党的好声音传递给他们,让他们要感恩党。”

志愿者们向我们示意,这一户人家他们房子盖完后,他们家的院子、地皮、菜地、包括屋顶上的棚,都是志愿者们帮忙修缮的。

面对有高龄老人的家庭,虽然他们参加不了体力劳动,但志愿者们仍然鼓励他们去养一些鸡,自食其力,志愿者们会给他买一些鸡苗,让他们去养,等到鸡养大了以后志愿者们再将它们回收。

“我们当时给他鸡苗花了40多块钱,我们回收是150块钱。相当于让他纯挣钱。”马存喜和志愿者们一同回忆道。

正当我们说话时,艾山帕萨尔奶奶带着些急促的喘息从门口走来。亲切地拥抱并贴面亲吻了大家。志愿者们递上蔬菜热情寒暄,马存喜说:“过两天我们再来看看你们,不看你们也想你们了。”她连忙说:“我想呢!我也想呢!”

马存喜告诉我们,帮扶对象其实不是在等着志愿者给他们带那些东西,只是等人过去说说话,看看菜地,看看鸡圈,感觉我们没把他们忘掉,没抛弃。“我们不能间断拜访,他们可都在房子盼呢,要是间断了他们会说诶,这个月这些娃娃咋没来。”

当我们见到刚刚回家的吐尔逊大姐时,她的手上还沾着一些泥土。他的丈夫不幸患有脑梗,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大小便不能自理。吐尔逊大姐要照顾半身不遂的丈夫和两个正在上学的女儿,一家人全靠她打馕为生。

“12年。”吐尔逊大姐沉静地说出这个数字。过去的这十二年里,她几乎每天早上去外面搬运烧火要用的木柴,自己和面,自己打馕。一次打两百个,分两天卖掉,艰难地维持一家四口人的生活开支,直到去年丈夫去世。

“这是一个特别坚强的人,像拉柴这些一般都是男人干的事,她全部扛下,一个女人多年来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她非常了不起。”马存喜介绍道。吐尔逊大姐微笑着听志愿者们讲话,时不时露出些腼腆的笑,能够看出她年轻时一定非常漂亮。

“您特别棒,加油”、“真正的不容易,您是个了不起的人”、“您女儿特别漂亮,工作上学都特别好”、“您特别伟大,特别了不起”临走之前我们这样对她说。听到这些话后她伏在一个陌生人的肩上,无声诉说着自己的辛酸与苦楚。

买买提艾沙,76岁,是丽阳村的建档立卡户,常年独居家中。身患帕金森综合征、高血压、心脏病等慢性疾病的他,手经常颤抖到连馕也拿不住,需要放在桌子上埋下头吃,也无法做饭。

志愿者们经常去他们家中帮忙打扫卫生、送蔬菜食物、倒热水、检查房屋等等。房顶、院子和菜地都是志愿者们帮忙打理的。

志愿者们心里挂念着像买买提这样不会做饭的老人,每当自己父母做了什么好吃的,总会拿饭盒装着一些,开车给他们送过来。

“他平时的饮食主要就是吃馕、喝奶茶,我们过去总是送奶茶,不过现在蔬菜多了,我们隔三差五就给他送上一包,让他养成经常吃蔬菜的习惯。”马存喜说。

尽管他不吃但志愿者们还是会坚持送,主要是让他可以拿蔬菜去等价交换,拿去买馕、理发、兑换各种东西。

买买提笑容满面地迎接每一个来访的客人,看到马存喜后当即就伸出手来紧紧握着他,和他相互搀扶着从沙发上起身。买买提双手和身体持续地颤抖,但笑容依旧灿烂,他双手竖起大拇指说“太阳花都是好人!”

面对马存喜,买买提更是竖起大拇指频频点赞。当年是马存喜在一次公益活动中,了解到老人无依无靠,主动承担起照顾的责任,一照顾就是8年,他说小马就是他的“儿子”。

买买提用带着维吾尔族口音的普通话说:“我对他满意得很,满意得很!太阳花这个单位好!”

马存喜熟稔地取下买买提头上的帽子,将白色圆帽的帽檐整理整齐,再用双手正正地戴到买买提的头上。

从孤独多病到乐观积极,“太阳花”和马存喜已经陪伴买买提艾沙走过了8个年头。马存喜是他心中的“好儿子”,是他口中的“好党员”。

中午一点,马存喜细细叮嘱了买买提要认得他的电话号码,约好了有时间再过来。我们和志愿者们行至拐角,再一回首,看到买买提老人还站在原地,久久地望着志愿者们一个个渐渐远去的背影,仍带着灿烂的笑容,挥手致意。

【作者马一飞、刘晓雯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22级研究生,作者秦绽华为昌吉学院人文与传播学院2021级本科生;指导老师韩亮、王晓红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指导老师白如金为昌吉学院人文与传播学院教师(兰州大学援疆干部)】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2 ICP备案:陇ICP备17001500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6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甘)字第079号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编号:甘B2__20120010

主办:甘肃中甘网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团:甘肃和谐律师事务所()甘肃天旺律师事务所()